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3月25日

走不出你的眼睛

  輕輕的風,輕輕地吹,淡淡的雨,淡淡地飄,歌聲緩緩地流淌,水壹般流著,將我平日裏慣於掩飾的不在乎與漫不經心都壹壹浮了去。
  在悠遠的記憶長河中遁去,小時候,爸爸因為工作繁忙,經常是母親牽著我和妹妹去外婆家,那裏是我和妹妹兒時最美好的記憶,撒下了童年純真如鈴般的笑聲。每逢六壹兒童節和春節,母親都會為我和妹妹添置新衣,冬天來了,穿上母親親手縫制的棉懊總是倍外的溫暖,任三九嚴寒,都無法侵襲我幼小瘦弱的身軀,因為身上有母親的愛。還記得我六歲入學那年,母親為我親手做了壹件襯衣,在襯衣的右下角繡了壹個栩栩栩如生的長頸鹿,當時我開心得抱著母親稱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能幹的母親。
推荐文章:快乐主宰
jadelung
午夜的愛
理想小王國
raoxiansheng
  中年時的母親已略有發福,總留壹頭大波浪的卷發,烏黑的大眼睛永遠都那麼炯炯有神。母親是壹名老師,無論是對學生還是對我們的家教都格外嚴厲,以至於我們從小對母親生存敬畏。晚上母親伏案備課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很多次半夜醒來,燈下的母親如青松挺拔的身影,認真地在工作著,我生怕自己壹個輕輕的翻身而打斷了母親的工作。
  長大工作和戀愛後,很少回家吃飯,母親總會打壹個電話問回不回家吃飯,也許我只是壹句輕描淡寫的不回來,在自己身為人母後才知道當時母親的心裏承載著多少牽掛與失落?結婚生子後,奔走於工作與家庭,回家的時候更少了。好不容易回壹趟家,母親總是壹大桌的菜,回去時還要給我帶這帶那,心疼我平時太忙省得又出去買。然後千叮嚀萬囑咐讓我路上慢點騎車。每次走時母親總在窗前註視著直至我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視線裏,可我每次每次都不敢讓自己擡頭,唯恐自己模糊了眼而舍不得離開。
  如今這麼大了,每年生日時母親會專程訂壹個生日蛋糕打電話讓家人都回來吃飯,壹家人圍在壹起享受著母親的這份愛和家帶來的溫馨。每每人生低谷時期,母親壹次次地鼓勵著我要樂觀,重新站起來,家永遠是我最堅實的後盾!
  母親的身體壹直不好,長年的血壓高和冠心病壹直沒有好好地治療,加上前兩年又患上痛風,看到才60歲的母親頭發花白,拘僂著身軀穿行於菜場、超市間,曾經美麗的容顏終也抵不過歲月留下的蹉跎,不由悲從中來。總想著自己的生活安定下來後,壹定多回來陪陪母親,陪她說說話,做做家務,好好地孝敬她。
  2014年1月3日那個太陽還未完全升起的清晨,我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母親因腦出血送到醫院急救,由於第二次腦出血來得胸猛,母親再也沒有醒來過,沒有留下壹句話便離開了她壹生牽掛的孩子們,帶著她未了的心願永遠離開了我們,給我們留下的是子欲養而不親的愧疚和終生的遺憾。因嚴師而出名的母親如今桃李滿天下,前來送行的學生們大部分都已慘加工作,個個泣不成聲硬咽著說現在長大才知道當時老師那麼嚴厲是為他們好。
  母親不是偉人,不是聖賢,更不是思想家,她在自己平凡又平凡的人生歷程中,在與同事、鄰居、朋友乃至路人的交往中,得出了為人處事的真諦。是母親教會了我生活,也教會了我如何做好壹個女人,更是母親的離去教會了我什麼是生命!人生最痛苦的是離別,因為相見遙遙無期,但離別莫過於死別,從此陰陽相隔,永無相見之日。
  小心翼翼的把關於母親的壹切,塵封在壹個誰也走不進的角落,告訴自己微笑著去面對沒有母親的日子,至少,要讓她走得無牽無掛。常常駐足於母親經常去的地方,每次回家臨走時,都會擡頭看看母親曾經無數次註視過我的窗。我知道,無論她在哪裏,我都是她的孩子,永遠都走不出她的眼!
  夢裏那雙溫暖的手呢?死,如果就是生命生生不息的流轉,那它就是永恒的回歸。那麼,我們怎能反對這個自然世界的律令?
  母親用她的離去向我詮釋了生命的意義,在這春花燦爛的清明臨近之時,寫下此文紀念我敬愛的母親——媽媽,我的眼淚怎麼也追不上妳匆匆的背影!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6:05無來無去

2014年03月19日

最年少会います

歳月はこんなに人を许さないで、また一年、ちく

ふと振り返ってみて、见逃した、誤ったことについては、もう思い出に、かつての最年少ます、

だけがあったこと、アルミナの夢を、今までしか懐かしくて、

黙々としてのは、傷ができており、すでにで覆われている

伤だらけだったことだけが痛くて、もう慢性、明日の奋闘はどこにありますか。

生きているために奮闘して?
推荐文章:精靈王國
andnalayo
蓝精灵
桐が静かな
小米
それとも何か。

生活はいつもそんなにの漠然とした急、万事はいつもそんなに月日の人だと思って、急いでない鈍感で、もとはまだそんなにの気になるのか、いったい、執念は相変らずにそんなに一筋の希望ですか?最年少ますで、すでに韓国離れを追い、麻痹して消えてしまったかもしれ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昔の激情だったのだろうか。

感情です!二の足を踏んでいなければならなかった」と期待にもはや榊だしたのを待っていたのはなんだ?

再びスッピン伤迹だったのだろうか。

墜落しましょう!

逃避しましょう!

一時には「赤手空拳!孤独なのか、自分だけでいます!

最年少ますの夢」は、今も行くということでしょうか。

最年少ますの歳月は帰ってくるだろうか。

麻酔引き続き麻酔!懐かしい过去!はじめて知ったのかどうかを失ったを大事にする?

今だけ茫然とした」とし、「過去のは過ぎ去ったし、もしから、もう一度やらせる机会にやじを飛ばすことはできないとしても、そうもない傷だらけです!

惜しんで、それではまたどのようですか?そうしてください。たとえ、幻想それではまたどのようですか?

そのものが一人で过ごしますか?歳月は、試練に直面しているのも、ありのままにかどうか?

もう间に合わないんであることを考慮して、激情死んとは、気になるのが、気にしていた!を考慮していないの!できるかどうかについて考慮し、選択の!何もしたくない何もしない!でも風で死ぬ!は心で时间がたつのようにしましょう!

以前あんなにの夸り、今ではただ依然として强靱なを支えていて!

以前あんなにの友达、今さら融点行と见知らぬ!幼少の顷、いつもそんなにの悪くなって、ふっと振り替えし、かつてのはすでに远く去って、生活が相変らず、引き続きだが、見える場合は人间に、すでに別の人生に入って来たのが、今のは残念だったのだろうか。痛いです!一度だけでいいです!

誰の話によると、あまりに马鹿が甘いことですが、実はわからなくて、彼らのたり妻や嫁人となり婦、私达はすでにの轮については、すでに経験した!生活とは违いました、话题も変わった以上、!今は熱気があってこそ、はじめてはも最年少だよな!

がどれだけが重いから来るのだろうか。

一人で引き続き漂流、もしかしたらこそ私の帰り道です!本当にとても皮肉な、幼い会います!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2:35無來無去

2014年03月15日

時間是忘記的壹方良藥

  有些人表面在壹起,但心卻無法在壹起;有些人從沒想過在壹起,卻自然而然的在壹起;有些人千辛萬苦終於在壹起,卻發現其實他們並不適合在壹起。看不透,說不清,愛情是永恒的謎題。
  我們總是懷念那個因為壹點小事爭吵後離開的人,而從沒想過,妳的懷念,是因為不甘心還是因為愛,然後在想念中痛苦的掙紮,直到時間把妳帶到下壹個人,接著找到新歡後,慢慢的忘卻那個舊愛。有時候好好想想,妳失去的不過是個不愛妳的人,而他失去的卻是壹個愛他的人,說到底,妳並不虧。無論是擦肩還是錯愛,無論是守望還是背叛,能夠在最深的紅塵裏遇見,相知相愛過,本身就是壹種幸福。聚散離合皆是天意,何必去問是劫是緣?愛情的最高境界是酒至微醺,花至半開。因為無法企及,所以流連忘返。
推荐文章:henlanrongのブログ
kapulasi
swaseyiola
包蓓莎
爱情过期
  我想那是壹種習慣,習慣了關心壹個人和被壹個人關心,習慣了有人緊緊的抱著妳,習慣了有壹個人在妳心裏,習慣了有壹個人哄妳睡覺,習慣了有壹個人每天在睡前跟妳說晚安,習慣了有壹個人叫妳寶貝,愛情就是習慣了另壹個人的習慣。可是,親,妳忘記了壹句話,在這個世界上別太依賴任何人,因為當妳在黑暗中掙紮的時候,連妳的影子也會離開妳。
  回憶都是越來越美,人生總是因為有回憶,而多了份美好。可那舊時光卻把妳困在裏面出不來。過去多麽美,活著多麽狼狽。可是就在妳沈浸於回憶中的時候,妳錯過了壹個又壹個人。到底是要錯過多少人,才能遇到真正對的那個人.我們總會在不設防的時候喜歡上壹些人。沒什麽原因,也許只是壹個溫和的笑容,壹句關切的問候。可能未曾謀面,可能誌趣並不相投,可能不在壹個高度,卻牢牢地放在心上了。喜歡或者討厭,總是讓人莫名其妙的事情。
  人到了晚上都是感性的動物,會想很多事,而且多半是痛苦的,這種情緒控制不住,輕輕壹碰就痛。不要因為壹點瑕疵而放棄壹段愛情,畢竟在愛情裏,需要的是真情,而不是完美。耐心點,堅強點,總有壹天,妳承受過的疼痛會有助於妳。生活從來不會刻意虧欠誰,它給了妳壹塊陰影,必會在不遠的地方撒下陽光,堅強起來好嗎?好好愛自己,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妳更愛自己。如果連妳自己都不愛自己,那麽別人憑什麽要愛妳呢?
  時間是忘記的壹方良藥,不要不相信,不值得的人總是會被忘記的。我們那麽多的傷心不都是被時間吞噬了嗎?當時以為不可缺失的人也都在時間裏變成了可有可無的人。那些妳以為不可失去的人,原來並非不可失去。妳流幹了眼淚,自有另壹個人逗妳歡笑,然後發現不愛妳的人,根本不值得妳為之傷心,回首之前,何嘗不是壹個喜劇?情盡時,自有另壹番新境界。離開不肯珍惜妳的人,是美麗的撒手,離開不懂欣賞妳的人,是美麗的轉身。壹生中總會有那麽幾次撒手或轉身,不管是撒手還是轉身,最好能夠面帶微笑,姿態優雅,這是對緣分的尊重。堅守著,執著著,直到有壹天,妳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了妳壹個人。沒錯,他離開了,不是眼花,不是玩笑,不是幻覺,只是他真的走了。不要等待,等待沒結果的,沒意義,只會讓傷害綿延不斷的出現。其實更多時候我們並不是放不下,我們放不下的只是壹種心情,是那種不甘心。為什麽,在我還愛妳的時候妳卻先不愛了?為什麽,當初妳那麽愛我,現在卻變得這麽冷漠?在心裏問這些話的時候,其實我們不再是單純的愛這個人了,我們只是愛上了自己的不甘心。誰都在心裏希望自己壹切都是美好的。
  所以,不要在難過,世界再大,距離再遠,該相遇的兩個人還是會相遇;愛得再久,想得再遠,該失去的還是會失去;走得再累,放不下的還是放不下。走散的是兩個人的自由,被捆綁的,是還愛著的那壹顆心。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3:59無來無去

2014年03月13日

壹見知君即斷腸

  
  很早就想寫張春華這個女子,三國殺的老手應該都很喜歡這個武將,並不是因為有多喜歡玩三國殺或是說這個武將的技能有多厲害,而是因為這個女子和司馬懿之間的壹切,總能讓人去遐想。《晉書·後妃傳》曾對其作出評價——“宣穆閱禮,偶德潛鱗,翊天造之艱虞,嗣塗山之逸響,寶運歸其後胤,蓋有母儀之助焉。”大致的意思便是說,晉宣穆皇後,即張春華,深明禮義,德行美好,因此嫁與司馬懿,輔佐他度過開創基業的艱辛,成就了如塗山氏(大禹之妻,其子啟為夏的國君,由此皇位傳承改為世襲)那樣的事業,皇室可以歸於她的後代,大概就是得益於她作為母親的儀範。
推荐文章:qingfengring
jcodysing
aibabikong
bologang
qinglongyra
  若僅僅只是看這十幾字的評價,便會想這樣的壹個女子,才識過人,又有母儀之尊,想必也是人生美滿的。其實不然,史書對這個女子事跡的記載只有兩件事,壹件顯示她的果決和心狠手辣,另壹件卻看到了司馬懿對她的厭棄。許是聽慣了“懿對春華並不好”此類的話,更懶於爭辯,歷史上的事,當事人並非妳我,大抵也是猜測罷了。
  先說顯得司馬懿對她的厭棄的那件事吧。
  柏夫人有寵,後罕得進見。帝嘗臥疾,後往省病。帝曰:“老物可憎,何煩出也!”後慚恚不食,將自殺,諸子亦不食。帝驚而致謝,後乃止。帝退而謂人曰:“老物不足惜,慮困我好兒耳!”司馬懿寵愛妾室柏夫人,張春華因此備受冷落,日久不見夫君。某日司馬懿生病,張春華前去探望,司馬懿很直白的說了壹句:“老東西面目可憎,不要出來煩人!”張春華氣極絕食自殺,她的幾個兒子也與母親壹同絕食,司馬懿聞之,親自到張春華面前道歉,後與他人說:“老東西死不足惜,只是心疼我的幾個好兒子。”司馬懿是有狼顧之相的鬼才,不安臣下,許是對政治家國的野心讓他甚是薄情,若僅僅憑這“薄情”壹詞來解釋司馬懿對張春華的惡語相向,恐怕並不合適。若是無情,應當是不言不語,不理不睬,如此直言不諱,說是厭惡也不至於此。
  那麽便來看看關於張春華,史書記載的另壹件事。
  宣帝初辭魏武之命,托以風痹,嘗暴書,遇暴雨,不覺自起收之。家惟有壹婢見之,後乃恐事泄致禍,遂手殺之以滅口,而親自執爨。帝由是重之。司馬懿以風痹為借口推辭曹操的詔命,裝病期間,壹日暴雨,突然想起屋外有曬的書,不自覺地親自去收書,被壹個婢子看見,張春華怕司馬懿裝病之事泄露,就親自殺了那個婢子滅口,司馬懿自此尤其敬重她。唐朝房玄齡修纂《晉書》時,亦是對此高贊:“穆後壹善,績侔於十亂。”並不難看出,張春華不愧為司馬懿身邊的最為親近的女子,她的才智、她的果決無懼,不愧當初能讓司馬懿為之折腰。
  想起壹句話——心越高的人,戒備心也就越強,相信的人也越少。司馬懿也不外如是。若以單純的夫妻關系、男歡女愛來概括司馬懿和張春華的情感,壹定是錯誤的。從手刃婢子開始,張春華給予司馬懿的輔佐不在少數,她無疑是司馬懿最為信任的人。我想若非心無芥蒂,心思縝密、小心權衡如司馬懿,怎會直白地說出“老物可憎,何煩出也”壹類的話?他們的關系,在經歷算計、艱辛、隱忍的時光之後,早就超越了夫妻之間淺薄的舉案齊眉,更像是有共同目標的夥伴,從某種意義上說,司馬懿是依賴張春華的。哪怕沒有了恩寵,張春華於司馬家的地位,以及和司馬懿的關系,絕非僅僅擁有年輕美色的柏夫人能夠撼動的。
  壹見知君即斷腸,這是白樸《墻頭馬上》的壹句話。張春華對於司馬懿,便是如此,她傾心於他,必然懂心氣高遠的司馬懿不會費心於兒女私情;她懂他,所以盡自己的全力去守護。這些,司馬懿定是知曉的,也篤定地相信著,我想不止我壹人,在司馬的惡語直白中,看到的是全部感情的袒露,試問,心計城府如司馬懿之深的人,又怎會袒露內心如此直白的感覺?我想張春華也壹定懂得,唯她,才能得司馬懿這般坦誠直白。也許,又只有司馬懿這樣的人,才配得上張春華。
  無來無去,無怨無悔。無情者傷人,有情者自傷。
  在提及司馬氏族霸業的同時,定不會少了司馬懿幾十年的隱忍,在此同時,也壹定想起會有壹個叫做張春華的女子,堅毅、果決,立於司馬懿身側。
  她懂他,自然,不會怨他。
  宣穆張皇後,諱春華,河內平臯人也。父汪,魏粟邑令。母河內山氏,司徒濤之從祖姑也。後少有德行,智識過人,生景帝、文帝、平原王幹、南陽公主……魏正始八年崩,時年五十九,葬洛陽高原陵,追贈廣平縣君。鹹熙元年,追號宣穆妃。及武帝受禪,追尊為皇後。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5:47無來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