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30日

村影,和花影之間

  柳堤下,柳河邊,芳菲浸道,花遮柳護雲水間。
  沙灘暖,蚌龜眠,水草蔥郁,蝶飛鳥鳴醉春煙。
  這就是我的故鄉柳村。村子很小,僅十幾戶人家,依堤傍水,散居在柳河灘上。
  柳河定期泛濫,村人築高臺以防水,家家的住房都建在防水臺上。因墊臺用土,村周挖出了壹方又壹方池塘。池水清澈,波瀾不驚,默默盛放著水草和魚蝦,盛放著樸實寧靜的日子,豐潤著柳村人幹癟的生活。
  柳村人愛柳,房前屋後,阡陌溝沿,塘畔河邊,無處不見柳。有心種也好,無心插也好,自然長也罷,柳樹似乎與這方土地特別有緣,潑辣辣地搶占著所有能占領的地盤。
推荐文章:aibabikong
祝福ボーイ
80後代美女
qingfengring
hatmteman
  柳村人愛吃柳,每年開春後,柳樹發了芽,葚柳長出了柳葚,村人便捋了用水煮熟晾曬,熱炒涼拌,填充饑餓的肚腸。待柳葚老去,柳絮飄飛如雪,停留在低窪的濕地,不幾天,那裏便長出壹層鮮鮮嫩嫩的柳樹苗。
  柳村人似柳,根植於這貧瘠的沙灘,用樹葉和野菜調和著貧苦的日子,寬大樂觀,滿懷熱情地對待生活。村東的柳行,是做針線活的好去處,常見壹群大閨女、小媳婦、老婆婆,身邊放壹個活筐,手忙著,嘴也不閑:家長裏短,婚喪嫁娶,割麥耩豆,娘生孩滿月都是她們的談資。張嬸家的葡萄架下是個飯場,常有幾只雞,幾只鴨,以主家的姿態在小院走來踱去。下晌的村民端碗過來,或站或坐或蹲,幾個爺們各端壹個大海碗,用筷子插幾個窩窩頭,順手在門頭的辣椒串上擰幾個幹辣椒,夾在饃裏,赤赤哈哈地吃得滿頭流汗。巧手的媳婦做了個稀罕菜,端來大家品壹品,博幾句誇贊,在場的男人和婆婆頓覺臉上放光。哪家媳婦不賢,子孫不孝,飯場上壹曬,人人都成了法官,如不思悔改,柳村便沒有了他的立足之地。誰家有困難,經人壹提,立刻有人響應: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沒錢沒力的,兩把麥子仨雞蛋也不嫌少,家家盡力幫妳度難關。
  不知是沾了地氣,還是通了人性,連柳村的狗都很護群。據說幾十年前,有壹外賊入村,壹狗發現後吠叫幾聲,全村的狗都奔來聲援,圍追堵截,賊人不得不束手就擒,此後村裏再沒有招過賊。
  就像寧靜的河面吹過壹陣風,柳村人安寧的生活忽然起了波紋,不知從何時起,年輕人紛紛外出打工,小村似乎壹下子衰老了。柳行裏沒有了年輕女人的歡笑,偶爾有壹兩個老者,擦著渾濁的眼睛在扶柳張望。葡萄架下:雞鴨沒了,熱鬧沒了。吃飯的時候,七十多歲的來福奶坐在小凳上,品嘗著孤獨。只有那架葡萄,青枝綠葉,仍在默默執著地守望。
  地裏,白發飄飄的老者和拖著鼻涕的孩子在鋤田拔草,可稚嫩的小手和緩慢的鋤頭怎抵過野草的來勢洶洶,草稠莊稼稀,田園荒了;家裏,年輕的母親丟下吃奶的孩子遠走他鄉,歸來時孩子已不認娘。親子不常見,爹娘來似客,親情荒了;村裏,東鄰西舍,老人孩子,天天關在屋裏面對電視電腦,很少往來,鄉情荒了。
  誰家白發翁媼在屈指計算兒女的歸期,誰家的孩子在托腮凝神,思念著遠方的爹娘。老有所養,幼有所依,哪裏是這群留守的老幼病殘者可以依靠的臂膀?遙遙期盼中,打工者終於回家了,揣回壹踏踏厚厚薄薄的鈔票,家裏的瓦屋漸漸變成了高高低低的樓房。殊不知,這金玉其外的高樓中卻出現了情感塌方。
  是誰,收拾起村人剪不斷,理還亂的愁緒,在小村周圍建起了壹座座工廠。打工者返回故鄉,到本村的廠子裏上班,村人終於有錢花,有飯吃,安居樂業了。
  後來人們發現很多東西在慢慢消失,壹些東西又在潛滋暗長:柳樹沒了,流沙來了;藍天沒了,霧霾來了;碧水沒了,魚蝦死了。年輕人都願意上班掙錢,不想下地幹活,生長五谷的土地生長出荒涼。
  村中退休多年的老教師德順爺說:“柳樹是咱的村魂,魂沒了,村子就迷迷瞪瞪,沒了靈氣。煙囪是吸血的鬼祟,噴出的黑煙遮日吞月,要吸盡柳村的精氣。汙水是毒蛇的涎液,流進小河裏,河水中了毒,村子跟著中了毒。”德順爺是柳村的諸葛亮,博學多才,德高望重,他的話,沒人不信。於是人們終於醒悟,又重新在村周植柳,配合環保部門,密切監督,治理汙染。由於村人的努力,河水清了,塘水清了,魚蝦又回到了故居;河邊塘沿,繁花盛開,綠草盈盈,蝶飛鳥鳴;岸上碧柳成蔭,織成小村濃濃淡淡的綠墻。雲鳥齊飛,水天共色,柳村又恢復了俊美的模樣。
  如今,又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柳村的土地流轉後,荒地種上了果樹,開辟成幾個大果園,杏、桃、梨花次第開,香飄幾十裏。柳村內有綠柳庇護,外有果園環繞。在果園和村莊之間,是清清的柳河,河上落紅點點,似小小的彩船,引來幾條調皮的魚兒,在下面推著船兒嬉戲,逍遙自得地穿越在樹影,村影,和花影之間。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7:32环抱自己

2014年04月28日

我希望妳不要再打擾我了

  過去的我,每天都很開心,每天對著每個認識的,不認識,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微笑,因為那時,快樂就是簡單的微笑。
  後來,我依舊笑,卻沒有人知道那張微笑的面容下會有怎樣的悲傷。努力地微笑,只是為了不讓別人看到自己脆弱的壹面。
  而現在,我不笑了,因為我發現,這簡單的微笑與堅強,帶給我的是無限的誤解與傷痛,僅僅因為自己的微笑,傷害了別人,帶給自己日後無限的痛苦與內疚!
推荐文章:jkqingfengcactus
淹死的鱼
迷失的小孩
jiayizheng
戻って街に感情
  我明白喜歡壹個人那個人卻又不喜歡妳的痛苦,可是,每個人都有選擇喜不喜歡的權利,沒有人會因為內疚去喜歡壹個人,因為那是對自己的欺騙,對別人的不負責任,我寧可所有人把我當做壞人,當做壹個害人精,可是我不會強迫自己做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每個人都有自己執著的理由,可是那必須有前提,那就是不會打擾到別人。
  我不希望因為妳頻繁的騷擾,擾亂我的生活,妳不懂的是,妳已經毀了我高中的生活,我現在的生活絕不允許任何人插足!!!所有看到那篇日誌的人,妳們也許會覺得我很冷血,我不怪妳們,因為妳們不知道那些事實。
  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妳們眼裏的幸福,於我,是壹種讓人煩惱又愧疚的糾纏,喜歡壹個人是不能勉強的!當妳們鍥而不舍的追求某個人的時候,我相信妳們也不願意打擾到她的生活!
  喜歡壹個人,是她笑,妳便笑,她哭,妳在心裏為她流淚,而不是壹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妳想當然的過去毀掉她的笑容,毀掉她的生活,每個人都有堅持的理由,當然,也有逃避的理由,為了不刺激,不傷害別人,我逃避了太久。不是心太狠,而是已經找不到心軟的理由!
  我不會因為某個人的相貌,成績來判斷壹個人,因為我沒那個資格,可是,我有屬於自己內心的想法,不要因為妳的苦苦糾纏讓我看不起妳!就算贏得了全世界的支持,這壹切也是徒勞!
  我有新的生活,不是我自私,而是太多的事我無法表達,那我寧願自己是個自私的人。如果背負上壹個自私,無情的罪名我能過上正常,幸福的生活,我願意!
  我不會再因為自己的猶豫,失去自己喜歡的人!無論別人如何評論,我都不會介意,我的世界,不會因為別人而受到左右,別人說,被人愛是幸福的,可是,這種扭曲的愛,我不需要,我更不會允許它打擾我的生活,希望妳們能懂得,也不要再把那篇沒有意義的日誌轉發了,我的意思很明確,這不是我要的幸福!
  還有妳,我希望妳不要再打擾我了,我也在此向妳道歉,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因為自己愛笑的性格毀掉兩個人的生活,是時候去找尋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的,無論妳會不會看到這篇文章,我只希望妳懂,無論如何,不要再傷害別人,也不要因為這些不起作用的東西讓自己受傷。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1:20环抱自己

2014年04月26日

那壹世我還是個小吏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百年人生,指間流沙。縱黃河九曲,長江綿延,壹朝東去,入海無它。嘆八千年玉老,壹夜枯榮,笑九萬裏蒼穹,禦風弄影。不如登臺臨風,看盡繁花搖落,笑浮生!

  我站在奈何橋頭,看忘川河對岸開滿的曼陀羅花,那壹朵朵的白色仿佛是妳的笑容,開在我面前,風姿綽約,於是我笑了笑,拒絕了那壹碗可以讓我忘卻壹切的孟婆湯,決然跳進忘川,縱然受盡煎熬,讓記憶化為冰冷的刀刃,將靈魂割地支離破碎,也不願讓妳的笑容融在那碗湯中,在瞬間煙消雲散!
推荐文章:雨の後は晴れ
haokimiboy
michellecindy
xiaolihuangmiss
aishangquanke
  那壹世我只是個書生,秦國最討厭儒生,儒生也不喜歡秦國,於是我們指點江山,於是我們因言獲罪,妳我還沒有過完新婚燕爾,我就被拉去修長城,我常常累的死去活來,但我並不痛苦,因為我心中有壹個妳。

  我常常想起妳,妳的調皮,孔夫子說女孩子要莊重,要守禮,見到妳之前,我壹直覺得孔夫子說的是對的,但那天妳我的邂逅,妳的出現讓我不再相信這些。那天我在大街上漫步,妳拿著壹支冰糖葫蘆壹邊走壹邊東張西望,和我撞了個滿懷,我本想訓斥妳的,可我看到妳略顯調皮卻又充滿怯懦的眼神時,我怎麽也生不起氣來。

  後來我怎麽也忘不掉妳,妳的臉龐,妳的眼神,深深地住進了我心中。然後,我娶了妳,很多人不理解,但我知道,我已經離不開妳了,就因為那怯懦的壹眼。

  最終,我沒有撐下去,死在了長城上,他們把我的身體藏在了長城裏,冰冷徹骨。後來,聽說妳找過我,還哭塌了那壹段城圍,可惜我沒法看妳壹眼了,沒法看到妳美麗的眼睛了,我留給妳的只是壹具冰冷的屍體,妳壹頭撞在了我砌的的那段城墻上,那雙眼睛再也不見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不能同生,只有共生,愛雖剎那,千古不變。

  那壹世我還是個小吏,我有幸娶了妳,新婚那天我很緊張,因為我從沒見過妳,只聽說妳很賢惠,但不知道為什麽,我總感覺妳就是我的唯壹,縱然素未蒙面,我也心甘情願為妳付出壹生。那夜,洞房花燭,我輕輕揭開妳的蓋頭,那壹瞬間仿佛就是永恒,我驚呆了,妳是那麽美,雖然我此前想了千遍萬遍,到我還是不敢相信, 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那是我人生最快樂的壹段日子,妳彈琴我讀書,總以為可以地老天荒。然而,我不知道,為什麽母親不喜歡妳,要將妳我分離,記得分別的路口,妳說君當做磐石,妾當做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我答應了妳,我們以為相愛就必然可以在壹起,無論風雨。然而,我們錯了,生活中有太多的無奈,那天我聽說妳要改嫁,我瘋了壹樣地去找妳,路上摔了幾個跟頭,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再次見到妳的時候,我的心徹底崩潰了,任淚水肆虐,那時候我才明白我到底是多麽愛妳!

  我終究是不如妳,沒有妳的決絕,妳的勇氣。我聽說妳成婚那天自殺了,那時候,我的心猛然抽在了壹起,整個靈魂仿佛壹下子泡在了冰水裏,顫抖不已。我不知道,沒有妳的日子裏,我將會怎麽過下去,那天黃昏,我在樹下久久徘徊,最終選擇了生死相依。那時候,我看到了妳,妳的笑,永恒地留在了我的心中,我突然明白,這壹世我們雖然短暫,但勝過了世間所有的芳華。

  那壹世我是壹個求學的遊子,妳也是,在去杭州的路上我們偶然相遇,妳女扮男裝,我不知道,只覺得妳很瘦小,很俊。妳稱我為大哥,我只把妳當做小弟,行同車,寐同席,妳時候覺得和妳在壹起很快樂,只覺得這是壹段友誼。

  時光匆匆,壹晃就是三年,我始終不知道妳是女兒身,更不知道妳對我暗生的情愫,分別的時候,妳問我假如妳是壹個女孩子,我會不會喜歡妳,我只以為妳是在說笑,就像往常壹樣,我責怪妳的調皮,妳又急又窘,臉頰紅了大半,吞吞吐吐地告訴我妳就是女兒身。我本該震驚的,但是我沒有,內心突然變得好平靜,幸福壹下子就來到了身邊,可我不是知道該不該去接受。妳我久久地凝視對方,都笑了,我是多麽希望時間就在那壹刻凝固,妳我就那樣看著,天長地久。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2:35环抱自己

2014年04月24日

我就像壹只受傷的刺猬

  七月在炎熱的夏日拖著長尾劃過,留下壹地樹影斑駁的憂傷。我開始感嘆歲月的無聲,無聲的近乎殘忍。就像在多少個夢裏,我可以按下暫停,時間就此定格在我的腦海裏。那些早已有些蒼白的記憶如潮水般湧進我的腦子,擁擠的就像是還海藻交錯糾纏著。
  我記得,那壹年池塘盛放的荷花,靜謐的夜空中撲閃的螢火蟲,清淺的月光,似霧似煙,就是有個遙不可及的夢。我記得,那壹年我們手拉手穿梭在小巷,在布滿青苔的青石板上張望,沒有油紙傘,更沒有邂逅丁香壹般的姑娘,似霧似煙,就像壹個夾雜著淡淡雨香的虛無縹緲的夢。
  我記得,那壹年,我們遊竄在燈火通明的街頭,霓虹閃爍灼燒著我們的夢,心似狂潮,卻沒見到燈火闌珊處的某個人,我們就像是壹直死命掙紮的鳥,怎麽也飛不進燈火燦爛,似霧似煙,就像是壹個燈紅酒綠的夢。
推荐文章:robotmilg
zenggril
speckledis
andqiangmr
lishacao
我記得,那壹年我們說好不分離,天真的笑,放肆的哭,彼此擁抱彼此安慰。我以為我們會在壹起天荒地老,時間不會收割我們的友誼,就算我們唱了壹千壹萬遍的友誼地久天長,卻也擋不住我們分崩離析的未來,似霧似煙,就像是壹個充斥著淡淡童香的天真無邪的夢。我記得,那壹年盛夏,我們心願許的無限大,我們在艱難地歲月裏彼此依偎鼓勵,踏過時間的碎片,我們被傷的鮮血淋漓,我們躲在被窩裏哭泣,我們互相道別珍重,踏上壹項的征程,何時再見?再見青春,似霧似煙,就像陽光照進夢的現實,將我們散落在海角天涯。
  三年前的七月,我放空我的夢,剪斷牽引著夢的線,讓他在無垠的天空中和藍天白雲埋在壹起。沒有人知道會飄浮在哪裏,就連我自己都忘了是不是有夢的存在。我就像是被時間剝下壹層繭,撕裂的疼痛占據著四肢百骸,深入骨髓。抽絲剝繭的傷痛,如影隨形的陪伴著我,猶如壹個親密的故人。我就像壹只受傷的刺猬,蜷縮在角落裏環抱著自己,傷的體無完膚的自己,心似寒冰。
  我伸手想抓住壹點時間的剪影,手心只剩下壹把蒼涼,我無奈的看著時光走遠,在地上尋找他來過的痕跡,記憶被掏空般不知所措,來不及緬懷,道不出曾經。我就像是壹個可有可無的影子,遊蕩在光怪陸離的塵世,壹陣風就可以將我帶走,然後漂浮在空中,俯瞰整個大地。
我來不及準備迎接歲月的流逝,我來不及懷念我已經逝去的青春,我就像是壹個年過半百的老者,擔心時間太快還來不及和世界道聲再見。
三年,我就像是做了壹個冗長的夢,昨天拉著行李箱走進陌生的校園,而今依舊拉著那個沾滿歲月的行李箱默默離開。我的背影是否依舊單薄?我的影子是否還會在校門口昏黃的燈光下拉的很長很長。我們行走在不同的時間段,我們和不同的人擦肩而過,也許就像別人說的我們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的今生的壹次擦肩而過,僅僅是擦肩,我們不是幸運的寵兒,我們沒有壹場風花雪月的邂逅。就像是我們身邊總會是固定的朋友,也許是我們開始懂得珍惜的時候,身邊的人早已所剩無幾,我們來不及去挽留,他就像從沒來過這個地方壹般徹底的從我的世界消失。偶爾看見他用過的杯子,她送給我的玩具,總會在黑夜裏抱著被子痛哭流涕。
  我才二十壹歲,但我開始悲春傷秋的緬懷過去。我怕來不及收緊我的回憶和行李壹起打包帶走。我怕在某個午後醒來,像夢壹樣的瞬間遺忘,就像傷疤壹樣存在,提醒著妳它的到來,卻不能掩蓋或者撕開。我記得某個人曾經問過我,為什麽我從不去車站機場送別我的摯友,甚至有些時候在知道他們將要離開的時候,我會憑空消失,就像從未到過這個世界壹樣。我只能在心裏默默的送別我的朋友,我極其反感送別的場面,害怕看見不舍的目光和晶瑩的淚水,我怕我會忍不住在人場擁擠的車站、機場沖動的跟著他們壹起離開。所以我從不送別朋友,也總是在離開的時候悄悄的,不會告訴任何人。在某個車站、機場看見壹個拉著行李箱,昂首挺胸的帶著大大墨鏡的女孩,那壹定會是我,至少是和我壹樣喜歡孤獨的女孩兒。墨鏡會掩飾掉我所有的不安與未知的惶恐,那是壹種自我安慰當然也是壹種救贖。
  我害怕分別,所以我麻木的封閉自己,心裏有把生了銹的枷鎖,鑰匙卻不知道在哪壹刻被丟棄。我苦笑的看著別人的生活,就像壹幕幕戲碼,我永遠不會是主角,充其量只是個演員,通過微型的監視器,看著別人的相逢、分離。我卻掉不下壹滴淚,或許是麻木的我早忘了該怎麽哭泣。三年,我努力的記住,我努力的忘記,我用力地看著妳們,用力地在這裏,其實我早在某個時間早已忘記。
  我在疏遠,刻意的疏遠,壹面又拼了命的想要抓住點什麽據為己有。或許是害怕再次分離,就像那壹天。我頭也不回的踏上月臺,背影倔強清冷,只是妳未看見我臉上滾燙的淚,我害怕回頭看見妳跟我壹樣,所以那壹刻我決絕我無情的甚至不留給妳壹個擁抱。隨著火車的轟鳴,妳的背影慢慢縮小,小到如滿天的塵埃票灑在我呼吸的空氣中,磨礪著我的呼吸道,妳卻那樣的真實存在我的世界裏,直到現在我的心還會隱隱的痛。
  我現在任然記得那個午後,陽光是否明媚,人潮是否擁擠,只是那些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早已失去妳,像失去心愛的玩具,其實後來的某些日子,在聽到某些音樂,看到某些電影,甚至是走到某個街角,我會情不自禁的掉下眼淚,想念想野草般瘋長,盤踞了我的心房,我想妳始終不能言說的傷。
  我只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壹個人蜷縮在暗黑的屋子裏,把音樂調到最大聲,震顫著我受傷的心。我無法回頭,在選擇離開的那壹刻我就早已失去回頭的權利,我只能守著黑夜慢慢回憶,可是我越想記起妳的樣子,妳卻像沙子壹樣慢慢揚去,在我的記憶力只剩下模糊的光影。
我在回憶裏狼狽的舔舐著傷口,苦痛只有我自己記得,美好的回憶就像是壹張粉紅的帶著淡淡香味的信箋,舍不得丟棄。而我卻早已記不起美好的該是什麽記憶。憂傷就像壹根細細的線,緊緊拽著我,拉扯著我的肌膚,而我卻獨愛這種深入骨血的痛,偏執的想壹個病態的喪心病狂。倔強的喜歡著、癡迷著那淡淡清淺的憂傷,就像壹株生長在黑暗中的野草,向往著明媚的陽光,但有眷戀著如墨般濃稠的黑暗。我喜歡在黑暗中獨自跳著華爾茲,輕快地腳步,緊緊包裹著我的樂曲,和憂傷融為壹體,從我憂傷的傷口上輕輕拂過。
  我想起剛到學校的我們,張狂過、癡迷過、怨恨過、後悔過、憧景過。而時間在無聲的五月裏悄悄打磨掉我  


Posted by 草莓蛋糕 at 11:22环抱自己